我係網上俾人炒咗!

我係網上俾人炒咗!

一個武漢肺炎(又叫COVID-19或者新冠狀病毒),令到 Zoom 成為咗全球最受歡迎的通訊軟件之一:你開會又用 Zoom,佢見客又用 Zoom,學生上堂考試用 Zoom,連 Happy Hour 都可以用 Zoom 開 Wine Party。你心諗,今次冇死喇,有咗呢個幫助千千萬萬企業、老細與打工仔的工具,就算足不出戶,都可以靠 Video Interview見工,殊不知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咁易用嘅 Zoom,亦同時成為咗你老細炒人,叫你放無薪假嘅新手法。


今年愚人節(無錯,係愚人節,不過件事係真的)美國共享滑板車公司Bird,就以堪比自己成為獨角獸的速度,用2分鐘的Zoom Meeting炒咗406位員工。如果一枚打工仔係當中一員,一定會覺得成件事好「魔幻」:

首先,我明明知道我公司係2017年成立,用咗14個月時間,就躋身估值20億美金的獨角獸之列,刷新矽谷最快成為獨角獸的記錄,係疫情仲未席捲全球之前,2020年1月,公司仲估值緊27.7億美金,仲新融資咗7,500萬美金!

然後,係4月1號,係!係愚人節!我好乖咁根據我上星期 Accept咗嘅 Zoom Meeting,一朝早準時上線等開大會;我知道個Meeting有幾百人會參加,唔同部門同團隊都有人係度,主要係講新冠肺炎近況更新,我有睇《BBC》報導,知道Zoom視訊會議一次最多可以1,000人共同參與,所以係我眼中,所有嘢都係好正常。只係當我登入呢個單向會議後,我覺得個畫面好奇怪,見唔到公司 logo,又冇BGM (Background Music),同最近線上開會畫面好唔同,淨係得「COVID-19」幾隻字好 lonely咁出現,氣氛相當奇怪。我突然醒起今次個大會,好似連召開會議嘅人身份係邊個都冇列出嚟交代。咁當然,我係唔會知道,原來我即將被炒,所以雖然成個畫面好匪夷所思,我都係乖乖咁等老細蒲頭。


呢個會比原定時間遲開始,等咗大約 5分鐘,都唔見老細 – Bird創始人兼CEO Travis VanderZanden。突然間,一把女聲開始讀稿,成個機械人咁讀出一段聲明:「雖然唔係最好嘅通知方法,但因為武漢肺炎,公司已經大受打擊,管理層同董事會最後決定要裁員節流。而你就係其中一個。」讀完稿,個會就突然結束咗,連畫面都冇轉過,我甚至懷疑佢只係播咗條預錄片。唔係真嘅!一定係愚人節笑話!我諗住馬上 send個電郵比我老細,同佢講呢單嘢一啲都唔好笑,點知我發現,我個 Email 同 Slack 帳戶都已經被立即停用咗。OK,我就係咁,係網上呢個炒人大會,被通知自己個飯碗冇咗。

呢單令人側目嘅「裁員案」,同傳統裁員實在太不一樣,有被裁員工直指公司以 Zoom 宣佈炒人行為懦弱不仁,所以嬲嬲地即時分享上社交媒體公審。Bird 管理層好快出面澄清,佢哋真係實時係鏡頭前宣佈,絕非利用預錄影片公佈裁員消息,純粹以聲音讀出聲明而沒有開啟畫面,係顧及員工感受嘅做法。


市道咁差,收公司大信封已經係好大打擊,仲要用咁嘅方式、空間去做呢件事,好難唔令員工嬲到震,Bird高層後來都有承認,利用Zoom通知裁員消息確實唔係好妥當。但係各州紛紛頒布禁足令,要求企業停業,無辦法要員工返回辦公室,都係迫不得已。其實唔止Bird,美國有唔少初創都係籌措資金上出現問題,OTA平台新創TripActions宣佈裁員2成,同Bird一樣都係利用Zoom同部份員工道別;另一啲冇硬性裁員嘅,亦會利用Zoom通知員工放無薪假,就好似金融科技新創Fluidly,就係會上宣佈員工可以選擇放無薪假或直接離開。


一杖打工仔就覺得,無論如何,員工對公司都付出過汗水,大家好聚好散咪算囉,咁無情又何必呢?所以不論老細定員工都要留意,喺職場,有啲情況真係唔好用 Zoom呢種 video call 遠端溝通:

  1. 裁員 上面講咗咁多,你應該都明啦
  2. 年終評核(Appraisal) 呢個環節好需要公司同員工坦誠,大家溝通下過去一年嘅表現同未來發展路向,面對面嘅溝通可以觀察到對方的表情同肢體語言,相反視像會議好容易產生距離感,令交流欠奉
  3. 第一次見客 除非個客主動要求(或者你係Zoom入面打工),否則親身見面先容易同客戶交流,以及觀察到對方的企業文化,有助日後繼續商談

希望疫情盡快過去,一杖打工仔可以同大家齊齊保住飯碗啦!

發表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